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穿越?重生?
    沉睡中,一阵阵冰冷刺骨的寒意席卷而来,不断地刺激着疲倦的身体,使张楚从梦境中猛然惊醒。

     挣扎着爬起身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朝周围扫视了一圈,张楚不禁呆滞了起来。

     这...这是哪里啊!我不就是在办公室睡了个午觉吗!怎么到了个破木屋里啊?外面怎么还下起雪来了?现在不是四月份吗?一连串的疑问不禁浮现在张楚的心头,张楚也不再坐在木床上发呆,站起来掏了掏身上的口袋,除了掏出来几个线头外什么鬼都没有,自己的手机、钱包全都不见了。

     再次看了看小木屋里的东西,一张小木床、一张竹制的桌子,两个小木凳、熄灭了许久的火炉,还有布满蜘蛛网的屋顶,张楚的内心是极度崩溃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旧棉布袍,张楚不禁接受了一个事实,自己...不出意外是赶上了穿越的浪潮。

     ------

     ------

     推开自家的破木门,张楚不禁感叹了一下,自己也算是够倒霉了,以前看小说,别人穿越都是穿越到富家子弟或者名门之后的身上,怎么轮到了自己就穿越成了一个穷书生,还是穷的叮当响的那种!

     呼吸了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还未感叹古代环境的优美,就已经感到了刺骨的寒冷,张楚的内心就更加的悲怆!

     不管如何,都需要先熟悉一下这个陌生的世界,看看究竟穿越到了哪个朝代。

     整理了一下思绪,张楚找了一条大道,快步向着那里跑去。

     大约奋力跑了一个多小时,张楚终于穿过了银装素裹的小土道,看到了一座小城。

     停下来歇息了片刻,拍了拍身上粘的小雪,整理了一下衣襟,张楚昂首阔步向着小城走去。

     走进了小城的城门,一片喧闹之音迎面而来,街边的叫卖声,路人的交谈声,混杂着小吃的芬香,不断刺激着张楚脆弱的小神经,看着这纷杂的场面,张楚一脸懵逼。

     “还真的穿越了啊!不对...这...这一定是在做梦!”

     张楚闭上眼,狠狠地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痛让他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从张楚旁边走过的人们,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个闭着眼狠抽自己巴掌的穷书生,其中一个穿着青色绣花小袄的女子脸上的表情颇为怜悯,紧张的说道:“这位公子,就算没考取到功名,也不要这样伤害自己啊!你还年轻,机会还有很多呀!振作起来!”

     张楚现在没空理会这些看热闹的人们,事实上现在还处于极度懵逼状态的他也没注意这些人,又试着抽了自己几巴掌都没能让自己从梦中醒来,张楚终于双腿一软的瘫倒在路边。

     自己...怕是永远都回不去了,虽然在现代的生活并算不上十分惬意,有面目可憎的老板,沉重的生活负担,但是自己的父母、家人还有那些一直陪伴自己的朋友,都成为了过去式。

     想到这里,内心的酸楚猛然涌上心头,双眼也模糊了起来,张楚强忍住内心的不适,重新抬起头仰视这围观的人群,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看着张楚已无大碍,便都缓缓的散去了,只有那个穿青色小袄的姑娘留了下来。

     “公子你没事了吧,天色也不是很早了,你赶快回家休息去吧,可千万不要再做傻事了!”

     留下的青色小袄女子眨着明亮的眼睛,紧张的对着张楚说道。

     看着这位善良的女子,张楚的内心被暖意充满,微微笑着看着女子。

     “多谢姑娘挂念张楚,之前张楚只是想到了一些之前不开心的事情,才做了那些傻事,现在已经无碍了,敢问姑娘芳名?”

     “楚静涵。”

     楚静涵望着张楚那清澈的眼神,摆弄着衣襟,脸颊微红的答道。

     说完之后,楚静便呆呆的立在原地,只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襟,谁也看不到她已经羞的连耳垂都通红了。

     张楚低头看着小家碧玉的楚静涵,小巧的身材配上青色绣花小袄,分外的显得娇小可人,加上微红的脸颊,更是显得十分的可爱。

     这让张楚不禁感叹古代美女质量之高,随便在路上遇见一个都这么的善良可爱。

     “楚姑娘,敢问一下你可知这城中有哪里正在招工吗?在下想找一个工作暂且干着。”

     想到自己身无分文,犹豫了一下后张楚不得不厚着脸皮向楚静涵问道。

     “公子若是不嫌弃,家父的酒肆还缺一个账房,不知公子可愿去我家酒肆...”

     看着眉清目秀、身材修长的张楚,楚静涵不禁期盼着望着张楚说道。

     “哪里会有嫌弃之说,真是麻烦楚姑娘了。”

     张楚抱了抱拳,鞠身对楚静涵说道,内心的小包袱也悄悄地落了地。

     于是张楚和楚静涵二人并肩走在大街上,缓步向着楚静涵家的酒肆走去,一路上张楚也不停地跟楚静涵手舞足蹈的讲一些小故事,逗得楚静涵不住地掩口轻笑。

     在路上的交谈中,张楚也渐渐的明白了现在所处的世界,这个世界和之前所处的并不是同一个世界。

     至少张楚从没听说过历史上哪个国家国号是“景”的。

     在这个时间,大概和历史上的唐朝差不多,国家十分的强盛,虽然有外敌,但是实力都不如景国强大,世道暂时十分的和平。

     这让张楚小小的失落了一下子,至少自己的军国梦是不太可能了。

     不过冷静下来,张楚也是十分的庆幸,想想自己不会一点武功,若是真的在战乱时期,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中途又陪楚静涵在街上买了些吃食,这让饥肠辘辘的张楚眼馋不已,楚静涵看在眼里,不由得掩口轻笑了几声,没想到张楚一个书生也这样的好玩,不像街上书坊的老先生一样死气沉沉的。

     楚静涵买的东西差不多了之后,便带着张楚径直向自家酒肆走去,不一会,一座两层楼的小酒肆出现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