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冰糖葫芦?
    清晨。

     银装素裹的清溪县在缓缓升起的朝阳中,迎来了崭新的一天,百鸟的脆鸣,家犬的低吠,共同促成了一首祥和的乐章。

     而在迎春酒肆的后院,张楚驻立在一片雪白的院子里,扭了扭头,活动了一下经过一夜休息有些酸软的脖子,看着渐渐变得喧闹的小镇,张楚不由得开始想以后要做的事情。

     考取功名?

     刚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连情况都没有搞清,贸然考官怕是得让人玩的死去活来!

     毅然从军?

     别闹了,作为一名新世纪的白领,连架都没打过几次,这个就更不能考虑了。

     要不试着经商?

     想到这里,张楚忽然间豁然开朗。

     朝廷重臣?没意思!

     裂地称王?咱不屑干这种事。

     咱可是要成为这片大陆最有才华的书生——商人!

     就在张楚踌躇满志幻想着自己成为富硕商人的腐败生活时,院子里的小木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了。

     一个扎着丸子发髻,系着浅绿发绳的小脑袋歪头伸了进来,四下看了一圈,看到只有张楚一个人,眉梢不由得开心得翘了起来。

     只见楚静涵身穿一件略显简单的素白色的长袖锦衣,在衣领上用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含苞待放的梅花,显得分外娇艳欲滴。

     楚静涵双手抱着几件衣服和几本书,一步跳过门前的台阶,蹦蹦跳跳得朝张楚走了过来。

     “我的张大才子,看到本姑娘来看你,开不开心啊?”楚静涵把衣服和书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歪头俏皮地说道。

     抬脚伸了个懒腰,低头看着翘脚耍怪的楚静涵,张楚的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伸手捏了捏扎的齐整的丸子头,在楚静涵发怒之前慌忙说道“是是是,我的大小姐,你能来看我这个小小账房,我都快乐死了。”

     楚静涵翘了翘脑袋,拍了拍张楚,挥手豪气道“你就放心吧,只要以后好好听本姑娘的话,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是吗?那我可得好好地讨好讨好你咯~”张楚笑着和她闹了一会,便把她拿来的衣服和书放到了房间里。期间张楚还看了一眼书名,发现其中有一本“列国传”,心想抽空得好好看看这本书。

     ------

     ------

     稍微收拾了一下屋子里,锁好门,张楚便和楚静涵一起出了院子,向酒馆走去。

     两人并肩走进了酒馆,和楚掌柜打了个招呼,便挽起袖子来在酒馆里打扫卫生,准备迎接客人的到来。

     张楚拿着拖布,正弯腰奋力的拖着地面上的污渍,突然发现面前的光线被遮住了。

     抬头一看,只见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衙役,身穿一身暗红色役袍,单手扶着刀柄站在他的面前,暗自一比量,张楚的内心不由得充满凄凉。

     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吃什么长大的,张楚站在她的面前竟然整整比她矮了半头!

     虽然在内心吐槽了一下,但张楚脸上还是露出一丝微笑,问道“请问您要吃点什么吗?”

     那女衙役摇了摇头,说道“你就是书生张楚吧,昨天我弟弟林枫回家之后一直在跟我说你昨日仗义出手,而且才气斐然,今日我只是过来瞧瞧,顺便替我弟弟道个谢。”

     “原来是林兄的姐姐,失敬失敬...昨日我与林兄确实相遇一场,只不过顺手相帮罢了,不值得林姐道谢”张楚尴尬的一笑,放下拖布,摸了摸鼻子说道。

     “没事,我就在这片区域巡逻,顺道过来而已,不麻烦,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帮忙就行。”

     女衙役说完,转了转刀柄,刚转头要走,突然又回过头来,笑了笑对张楚说道“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叫什么,我叫林瑶,林枫他姐姐,你可别记错了啊!”

     说完之后,林瑶干净利落的转身就走了,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被林瑶得干净利落所打败的张楚,站在原地,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这林枫和林瑶还真是姐弟俩,都是一样的大神经。

     送走了林瑶,收拾完卫生,张楚和酒馆内的众人一起吃完了香喷喷的早饭,迎来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张楚站在柜台上,手上随意的拨弄着算盘,呆呆的注视着前方,开始设想他的赚钱大计。

     张楚用排除法一点点的在找赚钱的方法。

     首先,本钱不能多,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他,身上可是一点存钱都没有。

     其次,时间要快,总不能几年之后才见收益吧,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还不能干些违法犯忌的事情。

     这下张楚可就犯了愁,想来想去好像没什么能干的嘛!

     就在张楚愁眉苦脸犯愁的时候,忽然间楚静涵在他的面前转了过去,张楚一拍脑袋,瞬间豁然开朗,从古至今,什么的钱好赚啊,当然是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了!

     如果把前世热卖的冰糖葫芦放到这里来卖,成本又不高,加上新鲜事物,那必然是火爆异常啊!

     张楚想到这里,内心不由得十分激动,就连看着顾客的眼神都变得异常温柔了起来。

     看着又开始犯傻的张楚,楚静涵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不明白他又发的什么疯,也没有理他,自己哼着歌拿着针线在绣一个冬梅手帕。

     看着凝神认真绣着手帕的楚静涵,张楚激动地挥了挥手,凑了过去,小声的问道“静涵,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卖山楂的?”

     “山楂?有啊,在街头有一家干果店就有卖的啊,你要那个干什么?又不好吃,酸酸的。”楚静涵歪了歪头,一脸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有大用啦!现在先不和你说,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张楚晃了晃脑袋,故作神秘的说道。

     “切,不说拉倒,我还不想听呢。”楚静涵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张楚哈哈一笑,没再多说,背着手嘚瑟的走回了柜台,趴在那里开始幻想自己以后身怀巨款,娇妻美妾的惬意生活。

     看着一脸嘚瑟样的张楚,楚静涵从他的背后悄悄地吐了吐舌头,放下自己绣的差不多的手帕,拿着自己的小荷包,晃了晃自己的小丸子头,迈着欢快的的步子出门逛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