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扭曲现实
    成为驭鬼者之后并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厉鬼的力量,若是使用的多了,便如现在这样寄生在身体之内的厉鬼就会复活,到时候死的最快的就是自己。

     好在方永有僵尸血,可是限制厉鬼的力量。

     “先离开这里再说。”

     方永此刻心中有些失望,还以为这次被抓来,是国家注意到了自己,准备召集民间力量开始应对厉鬼呢,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想的有些天真,自己这次被抓来竟然是来背黑锅的,看样子国家还没有意识到厉鬼的危害性,至少等一个月的时间国家才会启动紧急计划。

     那个时候才是他和国家接触的最佳时机。

     鬼眼微微一转,方永整个人就像是隐形了一样,从戒备森严的局里畅通无阻的走了出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

     “砰~!”一声枪声在局里响了起来。

     之前被方永放出去的那幻化成王平模样的鬼影此刻被手枪击中,直接睁大了眼睛倒在了地上,鲜血从身上流淌一地。

     附近的武警迅速的围了上来。

     “确认目标,嫌疑人王平已被击中。”

     一位武警手持枪械靠了过去,蹲下摸了摸鬼影的脖子,开口道;“嫌疑人王平停止呼吸,确认死亡。”

     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就这样迅速的平息了下来。

     当李爱国赶过来的时候看见地上的那具尸体时顿时楞了一下,一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涌上心头:“这个被击毙的人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他?等等,我这次任务的目标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他顿时僵在了原地,脑袋之中总觉得有些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可是却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一切的事情都合情合理,嫌疑人王平在审问的时候畏罪潜逃,被武警击毙,案件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王平,王平......他是谁?

     李爱国嘴里叨念着这个名字,觉得那倒在地上的人依然陌生无比,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很不合理,但是具体不合理的地方他却想不起来。

     “李爱国,过来一趟。”这个时候一个领导开口道。

     “是。”

     李爱国惊醒过来,目光从那具死去的尸体上移开,最后小跑着离开了。

     这就是鬼眼的力量,明明现实被改变了,一切都显得很不合理,可是当事人却无论如何都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哪怕他不但的回想,推测,也始终觉得事情合情合理,没有任何刻意的地方。

     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和方永没有关系了。

     他用鬼眼影响了自己,将自己变成了不合常理的存在,用王平的身份代替了自己的身份,但凡在警局里的人只会认为嫌疑人是王平,不会是他方永。

     他现在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根本从未出现过警察的视线之中,也从未被调查。

     这个能力如果继续衍生的话,就会干预时间轴,将一个人凭空抹去,或者是强行插入某一段的时间抽,若是将这个人抹去的话那么随着人的消失也会产生连锁反应,连同对此人的一切记忆和档案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相反若是强行插入某一阶段的时间里,方永就会凭空多出一个身份。

     就好像美国电影《蝴蝶效应》一样。

     而这也是这鬼眼真正恐怖的地方,也是连国家都想得到的能力之一。

     不过,方永这次只是局部扭曲现实,并不是穿越时空,所以付出的代价并不算大。

     若是真的要穿越时空,改变过去未来,说不定他根本承受不了这厉鬼的力量,直接就会被这鬼眼吞噬。

     方永走在街上,路过一间商场的时候,却看见商场里的电视内正播报着经济新闻。

     “这次高校多人死亡事警方已有了重大突破,确认是一宗大规模投毒事件,该校高三学生王平是此次事件的重大嫌疑人,目前该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正在接受调查......”

     电视上一边播放,一边放着死去王平的相片,至于方永的存在根本连提都没有提。

     看完这新闻,方永微微摇头一笑,便转身离开了,接下来他要忙自己的事情了,没有功夫在这些琐事上耗着。

     可是当他刚刚转身的时候,却看见一位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人竟是之前在警局审问自己的队长,李爱国。

     李爱国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死死的盯着方永;“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明明要抓的人是你,为什么嫌疑人却变成了已经死去的王平,那个在警局里被击毙的人又是谁?你是怎么从警局里逃出来的?”

     “你居然摆脱了我的影响。”

     方永目光一凝,打量着李爱国,似乎察觉到了他身体的异常。

     李爱国依然盯着方永:“这一切绝对不合理的地方没有一处地方能解释的通,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方永笑了一下:“李队长,你知道么,人是很脆弱的生物,他们的所知所想皆来自于自己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一切,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欺骗人的眼睛的话,那么就能轻易的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当这股力量再强大一点的话就可以跳过第一阶段的欺骗,直接进入第二阶段,也就直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但是这并不是这力量的极限,这力量还能到第三阶段,扭曲现实。”

     “现实之所以被称为现实,就是因为其不可怀疑性,如果连现实都能改变的话,那么影响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也就不难做到的了。”

     “你想说什么?”李爱国皱眉道。

     “没什么,只是想让李队长更快的接受现实而已,毕竟李队长身上的东西以后对国家有着无比巨大的作用。”方永说道。

     在未来的记忆之中,他在新闻上见过这个李爱国,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警局里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没想到现在李爱国会在大昌市里。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李爱国说道。

     方永说道;“鬼~!一只降临在你身上了的鬼,而你本人却还没有察觉。”

     鬼?

     李爱国说道:“别开玩笑了,我这次前来是调查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且来抓捕你的,不是来听你在这里将鬼故事的。”

     “我又没犯法,不知道李队长以什么罪名抓捕我。”

     方永说道;“王平已经被强行定罪了,他死在了警局,这事情已经有了一个结局,不论是国家还是社会都能够接受,难道李队长想要为死去的王平翻案?将国家极力要平息的大事件又再次挑起来?我想李队长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吧,毕竟即使李队长想这样做,上头也不会同意。”

     李爱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事情干系太大,我现在已经管不了了,但是另外一件事情你却也有着重大的嫌疑。”

     “什么事情?”

     李爱国说道:“有人举报你在案发期间,你曾逼迫过一群学生侮辱过一位该校女生,并且那位受害女生也指证了你,确定这事情你是主谋,现在我要抓你会局里接受调查。”

     “是我逼迫那群学生侮辱那个女生的?李队长,你从哪里听来的故事。”

     方永说道,他到是想起来了,在自己救人离开学校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群人欺负过一个女生。

     难道有人在拿这件事情针对自己,又或者是想为自己洗脱罪名?

     李爱国说道:“案件的相关信息我有责任保密。”

     方永额头上的鬼眼微微一动:“这么说来是有人故意举报我了?”

     李爱国又立刻开口道:“是的,举报人叫李浩,受害女子名叫程小雨,他们两个人都指证你,证据确凿。”

     可是他一说完,脸色却陡然一变;“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把保密信息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