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生日宴会
    时间转眼就到了余泽成生日那天,也预示着暑假的假期余额已不足,今天两害托他的服,能够休一天的假。余泽成邀请了以前较好的同学,还有几个朋友来到了余家夜总会门口,刘倩自然也在其中。可是生日聚会为什么到夜总会?夜总会也是有KTV包间的啊,况且自己家产业,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为了在刘倩和同学们面前显摆,余泽成可是用心良苦,早早就就交代好夜总会里面的保安和公主在门里头排成两个纵队准备迎接他的到来,还把他老爹的奥迪车和司机都征用了。

     大家都在门口等着呢,只见一辆奥迪从远方缓缓驶来,停下车之后,司机熟练的跑到后边的车门边上,打开车门,这时候余泽成走了下来,样子要多牛有多牛,领着这一群学生就往里面走,刚一进门,几十个人就齐声喊道:“大少爷好!”喊完之后还九十度鞠了个躬,直把牧凡康这些不明真相的人吓得不轻。不过看其中几个女同学对他崇拜的模样,两害心里面对余泽CD竖起了大拇指。

     随着三害的到来,一个包厢里面顿时鬼哭狼嚎起来,不过别说,三害都是五音俱全的人,唱歌自然不在话下,几首歌下来顿时圈粉无数。牧凡康唱《为你写诗》的时候,唱到“为你我学会弹琴写词,为你失去理智......”更是对着张紫婷唱着,直把她羞得不轻,但是心里面又高兴极了。

     酒精的催眠下,大家都疯了一样在包厢里面又唱又跳,余泽成和刘倩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抱着她就想亲下去,但是都被她给推开了。最后刘倩索性坐到了别的地方去,不再去理他。失落的余泽成拉着牧凡康飙起了歌,还不停的喝着酒。

     夜渐渐也深了,刘倩告辞要回家了,心里不爽的余泽成也没有去理她,只让一个也要回家的朋友送他回去。这时候,余蔺平也走出去外面了。

     等余蔺平带着杨晓铭回到包厢,整个包厢里面已经是空唠唠的,只剩下两害还有张紫婷三人,余泽成不停的喝着啤酒,牧凡康在边上有一杯杯的陪着,而张紫婷担心的看着他们俩,生怕他们俩喝出什么事情来。

     余蔺平和杨晓铭一首歌还没有唱完,余泽成就跑到厕所去吐了,张紫婷赶紧走到牧凡康的身边,询问着,牧凡康打着嗝,跟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着就靠着她的肩膀小歇起来。

     余泽成从厕所出来以后,招来了服务生,要最烈的酒,服务生担心自己的少东家喝出个好歹来,始终不肯去拿,没有办法的他走到吧台抢过一只酒就摇摇晃晃的往包厢走去,看到这个情况,吧台的人也不淡定,立刻打电话给陈婕兰,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担待不起啊!

     回到包厢,看见倒在张紫婷肩膀上的牧凡康,踹了他一脚,显摆了一下自己抢来的酒,把张紫婷赶到一边,就喝牧凡康喝了起来。

     杨晓铭看见两人喝得高兴也跑过来凑热闹,一杯酒下肚,想起了快开学了,自己又离开了家乡,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心里面不开心的她也开始跟两害拼起了酒。

     牧凡康不认识这是什么酒,只感觉到这酒太给劲了,一杯上肚,热气立马冲上天灵盖。

     等到陈婕兰闻讯赶来的时候,三人已经把酒喝掉一大半了,这可是人头马1898特优干邑白兰地啊,这些小伙子哪里顶得住这种烈酒啊。原本心里面还在担心大伯父的话,看到三人喝酒的情形也管不了那个多了,跑到桌子边上就要把酒抢过来,但是她那里有余泽成的手快啊。

     见抢不过酒,陈婕兰只好坐下陪他们喝起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分担,也能减少一些伤害。看见陈婕兰也没办法阻止几人,还一起喝起了酒,余蔺平担心的看了看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张紫婷,怕她生气,只好带着她到后厨去找东西吃,毕竟眼不见为净。

     酒精麻醉了几人的神经,让他们彻底的放纵起来,劲爆的舞曲响起之后,四人到跑到桌子前面又跳,可是没跳几下呢,余泽成和杨晓铭就瘫倒在地上。看到这个情形,牧凡康和陈婕兰相似一笑,把他们两扔到沙发上,又玩了起来。

     牧凡康抱着陈婕兰的腰,眼睛直直的看着她说道:“你真漂亮。”陈婕兰甜甜的笑了一下,又拿起酒说:“弟弟,喝。”来者不拒的牧凡康一饮而尽之后,又拉着她跳了起来。玩得起劲,开始之后牧凡康和陈婕兰还抱在哈哈大笑起来。

     还好余蔺平又先见之明的把张紫婷带去后厨吃东西了,要是被她看见这一幕,还不火星撞地球,彻底爆发啊!等他们俩回到包厢的时候,三人都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唯一清醒的只有陈婕兰了。

     陈婕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抱起牧凡康的张紫婷心里面说道:“女朋友真漂亮,这小子真有福气。”同时,心里面也酸酸的,看着几人的朋友都回来了。自己也该离开了,就对两人说道:“我去楼上开几个房间,你们等着,我叫人过来把他们送过去。”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包厢。

     张紫婷看着躺在床上像是死猪一样的牧凡康,心里面气不过,就跑过去打了他几下,谁知道刚刚打完,牧凡康就跑到厕所里面吐了起来。张紫婷看到这里,气都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剩下的只有心疼了,赶紧跑到厕所里面帮他拍着背。

     牧凡康漱了漱口,看了张紫婷一眼,就搂着她躺到床上去了。张紫婷开始被他全身的酒气熏得很难受,但是最后也在他的怀中沉沉的睡去了,嘴角上还透着幸福的笑容。

     就在牧凡康刚躺到床上的时候,隔壁房间发生着激情的一幕,有人从此结束了处子生涯。

     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天空,不吝啬的放射着他的光和热。酒店床上,牧凡康扶着头下床到处找水喝,他被渴醒了,喝了酒真是烧得慌。喝完水坐在床上揉着头,想着昨晚上发生的事,怎么不管怎么样就记不全,就只能依稀的记起陈婕兰好像来也他们一起喝酒了,甩了甩头,叹了斗气又躺到床上去了。

     张紫婷买了吃的东西回来,看到牧凡康已经醒了就说:“醒啦?快来吃点东西吧。”俨然一副小媳妇模样,端着一碗白粥就喂他吃起来“昨晚上把胃都吐空了吧,喝点白粥,对胃好。”

     牧凡康幸福的看着对面的人,开心死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都说男人在老婆面前喝醉酒肯定遭殃,我家女人就不是,还喂我吃粥呢。“怎么啦?”张紫婷看牧凡康呆呆的样子,担心的问着还用手还摸了摸他的额头。被张紫婷打断思绪之后牧凡康急忙说:“没、没、就是头有点痛。”

     张紫婷把粥拿给牧凡康,坐到他身后,帮他揉起了太阳穴。

     隔壁房间响起了一声尖叫打破了某个人的美梦。穿上内衣的女人叮嘱着眼前的人,不能说出去,接着就像他要各种各样的承诺,听着甜言蜜语,听到自己心满意足之后,女人满意的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但是没一会,好像想起了什么,就起身把对方给赶了出去。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这句话说得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走到余泽成房门口,余蔺平快速的拍着门,把余泽成就梦中惊醒,他不耐烦的问余蔺平干嘛,却听到余蔺平说出去买早餐,没房卡进不来,可是,余蔺平手里面也没拿早餐啊!想到余蔺平吃东西不叫上自己,心里面顿时气得不行,给了他一顿暴揍之后,把他赶出了房间,要他给自己买早餐去了。

     余蔺平可是享福了,一顿暴揍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能默默的承受的。他还是很体贴的,趁机买多了一份早餐,送到杨晓铭的房间里面去,看着她走路踉踉跄跄的样子,都看得出来昨晚之前这个女人也是****的。接过早餐,继续叮嘱着他要对昨晚的事情保密。在余蔺平走后不久,杨晓铭也离开了。可怜的余蔺平只好送当起了送餐员,给牧凡康送去一份,还没坐下呢,又被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只好去余泽成房间里面两个大男人抱着哭去了。

     如果余泽成知道余蔺平昨晚上发生的事估计也会把他赶出去,自己的事还没着落呢,人家都已经提枪上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