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主动邀约
    初三的时光,除了紧张的课程以外,剩下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测试。

     “牧凡康,96分。本次测试年级第一。”地理老师刚把话说完,教室里面顿时起哄。

     牧凡康拿着试卷,迈着八爷布从讲台走下来,那牛哄哄的表示就像在说,你们看看老子,老子不怎么学都能拿个年级第一,要是认真学了,那还了得。

     “喂,牧凡康,你外语考了几分啊?余蔺平你呢?”外语课刚刚结束,余泽成就跑过来问了,三害其他成绩不比,就比外语谁考得最低,这好似就是他们的乐趣一般。

     “6分”、“27分”牧凡康和余蔺平先后回答道。

     “哇靠,我ABCD随便乱选,作文是抄前面阅读题的,我都能考个27,你怎么考个6啊!小生佩服佩服,求大神指点!”余蔺平一听牧凡康的成绩比他还低,立刻就坐不住了。

     牧凡康无奈的摆了摆手:“是余泽成这个大神教我的,考试之前他就跟我说,据大神们猜测和多年的考试经验,三长一短选一段,三短一长选一长,两长两短就选D,参差不齐就选B,结果我非常幸运的,成功了避开了正确的选项。对了,余泽成,你小子不会考个零蛋吧!这可是你的方法,你估计已经用得登峰造极了吧!”

     余泽成从书包里面掏出一张试卷,46两个红色的打字立刻映入余蔺平、牧凡康的眼帘。俩人立马坐不住了,跳起来把余泽成压在身下蹂虐呢。

     “妈的,你怎么考的,如果不老实的交待,我就让你瞧瞧我最新练就的断子绝孙手!”余蔺平话音刚落,余泽成立刻就服了软:“我说出来你们可不要笑话我哦,那时候不是太无聊了嘛,我就用草稿纸做成了ABCD四个纸团,然后就抽,抽到那个就写那个,结果你们懂的啦,其实我也是不想的,都是寂寞惹的祸啊。走啦,上网去,今晚上回去估计又得被我爸训一顿,真晦气。”

     “你们先走吧,我有点事。”还没出教室门呢,牧凡康就看见了趴在课桌上的张紫婷。估计又是没考好吧,牧凡康心想着,该怎么安慰安慰她,就走到她的边上坐下了,手轻轻的拍着张紫婷的背。

     张紫婷抬起头来,两眼泪汪汪的看着牧凡康,牧凡康刮了刮张紫婷的鼻子,小样,怎么还哭上了啊,没考好又咋的了,又不是升学考,怕啥呢。我外语还考了这6分,我都无所谓,走啦,我送你回家吧。

     转眼间,就到了晚上7点钟,这时候的牧凡康正在努力的捣鼓着他的头发,心里面那个美啊,就因为,今天晚上,他约了张紫婷出来。

     张紫婷此时坐在牧凡康的单车上,心砰砰砰的乱跳着。

     饶黄城的夜色时非常漂亮呢,河两岸有古色古香的凉亭,彩灯映照在琉璃瓦上面,更是别有一般风情。天上的星星今晚好似格外的明亮,一眨一眨的,好像在给地上的人们述说着说明故事。

     一片绿莹莹的草地上,有一个身影,好像在寻找着什么,那个身影正是牧凡康“报告,没有发现由动物在这里施肥,可以安心的躺下看星星了。”

     说罢,便拉着张紫婷躺了下来,草坪上,躺着一对丽人,天上的星星还在一闪一闪的诉说着他们的故事。

     张紫婷忽然转过身子,看着牧凡康问道:“你怎么发现这块地方的啊?这么大的草坪,看星星好美啊。”

     说完,身体发抖了起来,5月的夜晚,还是有点凉,还是在郊外。牧凡康细心的发现了,拉着张紫婷靠着自己的胸口,抱住了她。“有没有暖和一点啊?

     如果时光能够停止,两人都希望时光,就这样,停在这里。“人生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不知道为何,牧凡康心里面突然浮现了这一句话。就在他深思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地理为什么会那么厉害?年级第一,可以教教我吗?还有,你是不是该读读外语啦!一个年级第一,还有一个年级倒数第一,真有你的。外语不会,我可以教你啊,咱两互补行不行。”张紫婷居然在这个时候提起了学习,真是个书呆子,试问谁会正在浪漫的时光里冷不丁的说起这些扫兴的话题。

     终于到了可以装的时候了,有那个男人会放过这种机会呢?“男人,上晓天文,下通地理,中间贯通历史。哈哈哈。”牧凡康不知觉的用伯父的话回答了出来,仔细一思量,那老头说话好像都有一些道理,而且,说出来好像挺有男人味的。看来以后要在他身上多套点东西出来,用在张紫婷身上她肯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

     草坪上的两个人四目相对,牧凡康闭上眼睛亲了过去,结果扑了个空,睁开眼睛反应过来之后,发现张紫婷已经挣开他的怀抱,跑开了,还回头喊着,快来追我啊~~

     星空下,草坪上两道黑影正在一前一后的追逐的。后面的影身突然追了上去,两道身影拥抱在了一起。

     “架、架、架,快快快,不要做个老太太”张紫婷让牧凡康背着,边用拍打着牧凡康的皮肤。

     你不要转,不要转,我害怕。

     快点停下来,停下来,求你了,求你了好不好,你放我下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快点,不让我生气了!

     牧凡康放下张紫婷之后,见到她板着一张脸说道:“还记得那天你带我去网吧你在打那个什么反恐精英吗?”牧凡康点了点头。

     “那个你一直骂傻逼,傻缺的人其实是网吧的老板来着,我看到他被你骂得脸都黑了。哈哈哈。”说完张紫婷又跑开了,留下一脸懵的牧凡康。

     张紫婷跑了一会见到牧凡康还站在原地发呆,喊道:“喂,来追我啊,你傻啦?”见到牧凡康还是没有动,便跑回去,用手在他眼前扫了扫“你是不是傻......”话还没有说完呢就感觉有一个大手把她拉向了怀抱里。原来牧凡康是在原地故意不理张紫婷,等她自己回来呢。

     这个夜晚过得甜甜蜜蜜,回到家里的牧凡康还在回忆着今晚的每一刻,忽然回过头,看见原本的老顽童伯父正一本正经的站在他身后,还有外出打工的母亲。

     牧凡康正想着,母亲为什么会突然赶了回啦,伯父为什么会一脸严肃,就听见伯父静静的说了一句:“赶紧睡觉,明天早上早点起床,学校不用去了,我带你去见个人。”说完之后便要转身离开,伯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对牧凡康说:“改天带回来我看看!整天藏着掖着,别被人骗去卖了,还傻乎乎的帮着人家数钱呢。”

     牧凡康母亲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跟在伯父背后离开了。牧凡康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初三的课程很紧吗?请假去看谁啊?还有母亲是怎么了?心里面顿时一大堆疑问,但是都没有答案。

     既然想不出来,那就不想了吧!牧凡康又继续没心没肺的想他的张紫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