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灾星(九)
    骑兵队伍前方的不远处,有一张淡银巨网,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成,在黑暗中几乎无法看见,在两个圆柱体之间展开,以山道为中心,覆盖了一大片松林。

     黑色斗篷女子再次挥舞手中长剑,指向身前。

     随着急促破空声,三道镰刀形状的暗影从剑中飞出,在空中急速旋转,瞬息间就将那银网碾碎,并继续向前飞去,将前方松木一并切碎。两个金属圆柱也被击中,在空中发出碎裂声,散成碎片,落在地上。

     黑色斗篷女子驱马继续向松林深处跑去,她带着队伍,绕了一个大圈,回到了松林的山道上,然后向身后队伍发出了命令,声音干脆:“别再浪费工夫,速速解决他们!”

     队伍后方那个疤脸光头男听到命令后,似乎有不情愿之意,但又在惧怕什么,只能从怀里拿出一个淡绿色翡翠,握在手中,将翡翠表面的神文激发。

     翡翠变成粉尘,化作绿光附在了整个队伍上,重骑兵们在绿光中,仿佛变得轻盈,行军速度瞬间提高一倍,飞速接近前方两辆马车。

     苏公公感觉到后方敌人就要追上,他低声道一句“对不住”后,将两个已昏迷的车夫推下车去,然后用手中鞭子狠狠抽了几下,拉车四匹马发出哀嘶,忍痛狂奔。

     胡三看到两个车夫被推下车,眼皮跳了跳,但不敢有任何评价,只能在颠簸中认真用手挨个检查身前五根车辕上的铁箍,毕竟这种彤轩大车是显示皇家威严的礼车,有一定防护能力,但远不能和军中专用的战车相比。

     苏公公向身后大吼道:“少主!你们锁好车厢门!不要乱动!敌人就要过来!”

     车厢内,林天玥听到命令后,立刻锁好车厢内门。

     穆宁夜也迅速起身,将他父亲、兄长扶起,将二人靠在车厢后方。他的父亲依旧在昏迷中,而兄长的鼻子也还在流血,他又抱起幼弟,交给兄长看护。然后拔出腰间短剑,摆出平日在修行中所学一种战斗姿态,以护住身后三人。

     穆宁夜感觉到自己心中虽然没有慌乱,但身体却在不自觉颤抖,因为自己这具躯体没有经历足够的实战,从而被马车后方传来的隆隆马蹄声,搅得十分不安。

     黑暗中,那一队骑士正在迅速接近他们,就要展示武力,宣泄巨兽的凶残。

     苏公公把缰绳递交给胡三,然后跳上车顶,去观察追兵情况。四匹枣红马也感觉到危险,自主在松林山道上奔驰。

     马车身后的黑暗中,巨兽终于显出獠牙,黑色斗篷女子距离前方两辆马车已不到十个身位,她向后吼道:“不留活口!秃子,你先上车,干掉那个碍事的!”

     骑兵队中那个疤脸光头加速从队伍冲出,带着三个手下,慢慢在高速中接近前方马车。

     四个重骑兵以精湛骑术,分散着包围住马车,然后借助马镫,从马上一跃而起,从四个方向分别扒住车厢,厚实的黑色盔甲在他们身上仿佛没有重量。

     四个军士,动作不快,相互配合起来却十分娴熟,透着老练,显然是要合力击杀掉他们眼前那老翁。

     疤脸光头男趴住车厢右下角,他向其余三个军士以手势做出几个简单命令,另外三个军士听到命令后,开始了行动。

     两名军士齐齐抽出腰间横刀,顺着车厢侧壁向车头爬去,另一名军士则蹲在车顶,双手持有一把轻型连射弩,已经瞄准了苏公公。

     苏公公此时沉着冷静,俯身在车顶,独自面对眼前的三名军士。

     后方那名黑色斗篷女子也带领着其余军士,开始靠近两辆彤轩大车,所有骑士都分散开,形成一个包围圈,做出一种攻守兼备状态。

     一片混乱马蹄声中,苏公公突然轻吒数声,激发了先前埋下的陷阱:“连!凌!破!”

     “轰!”苏公公终于将他所埋陷阱全部激发。以后方那辆彤轩大车为中心,从车箱内部突然同时凸起五道冰墙,相互交叠,并向两边不断延伸开来,犹如突然从马车上冒出五个巨型琉璃碗,死死盖在地上那般。

     冰墙激起周围碎雪,整个地面都在震动,那后方狂奔的马队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冰墙分割,有几个骑士瞬间被升起的冰墙击中,在惨叫声中向道路两侧飞去,更有几个骑士被冰墙困住,来不及勒住战马而撞在冰墙上,仿佛是蚂蚁被囚禁于一个巨大冰碗中。

     那个黑衣斗篷女子却没有被挡在冰墙后面,她猛一下勒紧坐骑,跳过脚下升起的冰墙,加速前进,继续追赶马车,丝毫不顾及身后那些军士是死是活。

     前方车厢上四名军士,虽然听到身后有异常声响,但没有回头,那疤脸光头男似乎意识到后方发生了什么,但却死死盯着前方苏公公,脸上长疤略微扭曲了下,眼中带着一丝忌惮。

     另外三名军士也发起进攻。两名军士挥动手中横刀,分别从两个方向对苏公公砍去,持弩军士也发射了手中的连弩。

     就在这刹那间,苏公公突然从驾驶座上跃起,闪过面前挥来两把横刀,直接冲向他身后方那名持刀军士,用膝盖狠狠撞向其头部。

     “嘭!”在一声撞击闷响声中,那个骑士头部应声发出骨折声,摔下马车,向后滚入黑暗。

     苏公公一击得手后,又在车厢顶借力,攻向另一名军士,他用右腿狠狠踢向这个军士头部,这个壮汉下意识用剑抵挡,但却被苏公公连人带剑,一脚踹下马车。

     但就在这一刹那,那名持弩军士却将手中连射弩,指向前方四匹枣红马。

     “嗖!嗖!嗖!嗖!”四根弩矢在两息之间就被发射完毕,全部击中目标。

     四匹枣红马在一阵悲鸣中,全部倒下。

     “哗啦啦!”车厢也因为失去拉力,在地上犁出一长溜轨迹后,才渐渐停下。车夫胡三拼命抓紧扶手,没有被甩出去。

     就在这个过程中,苏公公也已几步跨过车顶,一脚踢中那名持弩军士,军士随着骨头碎裂声,从车顶上飞起,落入两旁松林里,生死不明。

     此时,黑衣斗篷女子已从车厢后方赶来,从马上一跃而起,她用剑划向苏公公后背。

     苏公公瞬间感觉到背后的寒意,他猛然趴下,低身贴住车厢,翻滚避开攻击,低吼一声“泽”后,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滩油亮液体。但他的腰间还是被划开了一个伤口,他不敢回头,迅速趴在车顶。

     马车不再前进,苏公公转身,慢慢弓起腰,在车厢顶部站定,越过那滩油渍,冷冷看着那名黑衣斗篷女子。

     那黑衣女子看到车顶上的那滩油渍,也停止了攻击,摆出了防御姿态。

     苏公公用余光看到,那名光头男在自己侧下方,正用剑柄一下下重击着车厢门锁,想要进入到车厢里面。

     苏公公心中焦急,但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他知道,车厢顶部这个黑衣斗篷女子,才是最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