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灾星(七)
    穆宁夜搜索着记忆中有关自己身世的种种信息,但他却发现自己对于天下大势实则一无所知,仅仅知晓自己的父亲穆白宏是代王,是当朝圣上的同母幼弟,但却在八年前就被一道圣旨贬斥到穆氏皇陵,要替兄长为先帝守孝十年。

     那时候穆宁夜仅仅只有四岁,他对很多事都不懂,只记得自己一直被娘亲抱着,从兆都的家离开,到达寒冷的守龙山,入住地坤宫。

     他娘亲十分不适应山中的寒冷气候,没几个月,就在郁郁不乐中,匆匆过世。

     五年前,自己的主母也在生下三弟穆翰隆后,得了血虚之症,即使受到宫主空永大师的尽心治疗,也匆匆离世。穆宁夜记得,自那之后,他的父亲就开始沉溺于弈棋,对其他繁杂俗事,不理不睬。

     在山中整整八年了,穆宁夜兄弟三人,虽然身份尊贵,但只能在地坤宫中孤单长大。

     守龙山是大穆朝福地之一,自穆武帝建朝以来,只有大穆朝历代帝王才能在守龙山上修建自己的陵墓。

     山脉如巨龙般雄伟,群峰迭嶂宛若龙鳞。穆朝二十九代先皇,就葬在山脉各座主峰之上。地坤宫作为术者八宫之末,终生守卫在皇陵。这群术者与天下其他术者不同,他们以苦修为师,以清规为戒。

     穆宁夜回忆起来,苏公公本来想趁着这次机会,恳求空永大师,让他也加入地坤宫,正式成为记名弟子,但他却没敢让苏公公说出这个请求。

     因为他自己知道,他不会甘心,自己作为守墓人就这样死在这偌大的陵墓之中,就算是天象中灾星已现,乱世将至,他也不愿意以一名苦修术者身份老死在山中。

     更何况他额头还有一道×状封印,这就预示他在修行之路上必然是苦难重重,最终结果很可能是成为地坤宫的低等修行者,每日以处理杂役为生。

     穆宁夜还想去见识这大千世界,去经历人生百态,所以即使圣旨没有提到他,他也还是想去兆都。即使此行去兆都,最终结果是全家人被莫须有罪名处以极刑,这也是和自己唯一几位亲人死在一起,勉强算是走出那生他养他之地。

     穆宁夜看见父亲依旧在独自弈棋,而兄长却开始闭目养神。他心中却升起一片愤恨,这种愤怒与憎恨来自于对他身世的愤愤不平,只恨他全家虽然贵为皇族,但却根据穆武帝遗训,被烙下封印,限制了修行能力;只恨那权臣魏贤,撺掇朝政,削弱穆氏一脉的皇子皇孙。

     聂术主刚才的那一次出手,在穆宁夜脑海中留下一片惊艳,他心中充满了羡慕与渴望,甚至还有一丝安定感。这就像他前世在强者手下修行那样,总感觉身后有一个可靠的护盾,会保护他成长。

     聂术主只需一句话,就可以让所有人无条件服从,让他们不再去畏惧远处敌人射来的攻城弩,这就是这个世界顶尖强者的姿态。

     穆宁夜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苏公公的一句话,不知道何年何月何地而说:“术修、武修这两条路,皆以天地大道为毕生追求,那些天资卓越之人,不会轻易过问寻常世间琐事,这世间种种仇怨,对于这些一心追求修行之人来说,就像是偶遇道路旁有两条野狗争食,他若轻易出手,或许也就是承认自己无法出离这世间而已。”

     穆宁夜听苏公公讲过,修行者一旦突破修行四大阶段的“身心十境”,那就会从某一方面彻底脱离世间规则的束缚,这些世间顶尖强者将会不再需要常人的饮食,每日只需在子时冥想而恢复体力,更会根据自身的气海属性,或者不再惧怕火焰,或者终日以寒冰为伴。

     穆宁夜意识到,苏公公,父亲,兄长,还有自己,在那聂术主心中,不过都是卑微众生罢了。

     他突然间很想去立刻变强,想尽一切办法去除额前的封印!他想好好活着!他不想让自己全家被世俗权力随意驱逐!他更不愿意屈服于当下自己的命运。

     他要在这将至的乱世中,按自己方式活下去。

     穆宁夜心中仿佛在燃烧,他实在忍不住,将车窗拉开一个小缝。

     他望向远空天穹,虽然依旧灰蒙,但就要日出,太阳正要从地平线升起,一个猩红色光球无比耀眼,带着一轮轮光圈,缓缓升起。但却突然间被一颗灾星遮住面容。

     灾星不如旭日大,但却犹如一只小虫,正在吞噬太阳,给人以无限惊恐。

     灾星蔽日,乱世将至。

     天地间,那旭日的耀眼光芒被灾星吸收,开始缓缓消失,灾星几乎将天空带回黑暗,只留下远处几颗惑星,犹如萤火一般,孤单闪耀。

     旭日在灾星的背后挣扎,霞光想要拼命逃离灾星的吸收,但却无法做到。

     穆宁夜望着天空那一轮黑日,看到霞光如同希望被一丝丝吸入灾星,他身躯从本能层面开始不自觉发抖,他在心中呐喊,强要驱逐这种源自于天地骤变的恐惧感:“我要活下去!我必须依靠修行,依靠修行让自己有实力,让自己不再是弱者!我要在这乱世中找到活下去的路!”

     穆宁夜继续望着苍穹,阴霾在逐渐散去,旭日升起后,那颗灾星在太阳表面慢慢移动,一口一口吞噬着霞光。

     穆宁夜看到林天玥也在观察窗外升起的灾星,她那精致面容被变幻的光影照射,眉间升起一小片忧虑之色,但眼神依旧坚毅。

     清晨是一片黑暗,众人虽然恐惧,但依旧沉默,因为他们已不是第一次看到灾星,整整半年了,灾星每隔七日就会出现一次,半个时辰后散去,没有任何人能解释灾星的原因和影响。

     车厢内那种因惊恐而带来的短暂静谧被打破,远方又传来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声,“轰!”又传来一串树木碎裂声,在车内听起来有些闷。

     穆宁夜听到车窗外传来急促的驱马声,马车在飞速蹦驰。

     在身后那攻城巨弩的绝对力量下,车厢内无人发出声响,这已经是聂术主挡住第三根弩矢了,穆宁夜看到三弟在身旁瑟瑟发抖,便抱起三弟。

     穆启明见状,说了一些安慰众人的话,但声音却有些异样:“三弟莫要担心,聂术主会处理好那攻城弩,苏公公会处理好骑兵,我们不会有事的。”

     穆翰隆也不敢哭闹,只能点点头,然后将小脑袋埋入穆宁夜的怀中。

     车厢内,除了代王穆白宏之外,所有人都在继续听着身后动静。

     时间在紧张中,缓缓流逝,许久却没再传来新的爆炸声,穆宁夜猜想敌人是否也意识到,他们这边有高手,抵挡住攻城弩的进攻。

     “咚!”穆宁夜听到车顶上方传来一个落地声,接着他听到苏公公说道:“王爷,老身已经将后方车辆布置为一个陷阱。诸位务必呆在车厢内别出去。林姑娘,请你在车厢内守住车门,我来驾车。”

     林天玥应声后,迅速起身,抽出腰间一枚神符,握在手心,然后以战斗姿势,站在车厢门口,动作老练而成熟,那绯红色眸子反射着车内火光,看起来十分坚毅。

     车厢前那四匹枣红马开始出汗,在深冬空气中呼出一阵阵白气,两辆彤轩大车逐渐加速。

     两辆车后方,有一队重甲骑士以惊人速度正在追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