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复苏的躁动
    “姓名。”

     “方永。”

     “年龄。”

     “十八岁。”

     “身份。”

     “在校学生。”

     “......”

     此刻,警局内的一间昏暗的审问室内,一位经验老道的队长正在审问着方永。

     “李爱国长官,不用浪费时间搞那么多弯弯绕绕了,抓我来为了什么事情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一没犯法,二没抢劫,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要出动真枪实弹的武警,抓我这个还在上课的学生。”方永坐在铁凳子上神色平静,看着这个中年男子道。

     “你从哪知道我名字的?”李爱国猛地一拍桌子,严厉的问道。

     “这似乎并不重要,不是么?”方永淡淡一笑。

     李爱国说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犯了什么事情,我问你,图片上的这几个人你可认识?”

     说完将一张张图片摆在了方永的面前。

     “认识。”方永看了一眼,都是自己班上的同学。

     “这个是谁。”李爱国指着一张照片道。

     “李磊。”

     “这个呢?”

     “张燕。”

     “这个。”

     方永明白了什么,笑着开口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了,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这些人全部都死了,不止是这些人,整栋教学楼内的学生和老师,在短短一上午不到的时间就死了百分之九十九,只活下来二十几个人,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到现在为止你们都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恐怖袭击,还是大规模投毒事件,又或者是......灵异事件。”

     看来国家找上自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那件事情,而是想要调查鬼域的由来。

     自己是幸存下来的人,而且还最有可疑,怎么可能不调查自己。

     李爱国目光一凝,又拿出了一叠照片道:“徐静,王莽,李浩.......李梦瑶,这些人都是此次事件的幸存者,他们在逃出教学楼之后都接受了我们的调查和盘问,所有的线索和矛头都指向你,根据他们的口供,是你最先提出鬼域一词,将此次大规模死伤事件,定义成为一次灵异事件,我说的可有错?”

     “没错,是这样。”方永点头道:“虽然这事情听起来很难让人相信,但这事情却是真的,你们问我,我也无能为力。”

     “荒谬,鬼怪灵异根本就是杜撰出来的故事,根本就不存在,根据我多年办案的经验更倾向于是有人大规模投放化学致幻药剂,导致整栋教学楼的学生和老师精神失常,所谓的鬼怪完全都是他们的幻想,据现场附近的尸体判断,每一位死去的虚学生和老师都是自己摔死,或者是撞死的,没有任何的外界因素影响。”李爱国喝道。

     方永噗嗤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尽管这个李爱国队长说的很严肃,但是他的确是有些好笑,什么化学致幻药剂,这个理由虽然听上去有几分合理,但是太牵强了。

     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厉害的致幻药剂就好了,那鬼域就真得不存在了。

     未来厉鬼肆虐的情况也就不会发生了。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这个李爱国的强行合理化的推测。

     “你不用笑着掩饰,一切都是有证据的。”李爱国忽的拿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小玻璃瓶,玻璃瓶里面还残留着猩红的血液。

     “这东西你应该认识吧,你不认识也没关系,因为证据是不会说谎的,这个小瓶子上面有你的指纹,据几个幸存者口供所提供的线索,你在案件发生的期间,曾多次打开使用过里面的液体物质。”

     “僵尸血?”

     方永眼睛微微一眯,却是立刻认出了这东西。

     这分明就是他被李磊抢走的那一小瓶僵尸血。

     没想到这东西最后会落到国家的手上。

     “看来你认出了这东西,既然如此那你也应该明白和东西的危险性吧。”李爱国说道;“据权威专家分析,瓶子里的红色液体,即便是稀释了一千倍,一旦注入人体也能让人很快失去理智,发狂发癫,这么小小的一瓶就足以拥有毒死上千人的威力。”

     “告诉我,你投毒的整个经过。”

     说完他猛地喝道。

     方永此刻目光闪缩,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虽然听上去合情合理,但是其中漏洞却百出,我想李队长不会不清楚吧,不过即便是如此,李队长也要强行将这不可能解释的时间解释成为投毒事件,其最后的目的和结果不外乎只有一个。”

     “强行给我定罪,给社会一个交代,同时最快速度的平息整件事情,确保鬼域事件不会继续酝酿发酵,引起更大的社会震荡。”

     说完,他目光紧紧的盯着李爱国:“我说的可对?”

     李爱国微微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这个高中生居然有这样的政治智慧,如此冷静的分析出了上面的目的。

     方永有未来记忆的人,怎么会看不透。

     厉鬼事件出现的一开始,是不会被国家认可接受的,国家只会极力的遮掩这灵异事件,将其定义为普通的刑事案件,确保社会的和平和稳定。

     虽然这样做看上去没有错,但是在方永看来,却是极大错误。

     正是因为国家的极力掩盖,才让国人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没有意识到厉鬼已经来到了身边,以至于到了国家再也压制不住的那一天之后,才发现死在厉鬼手中的人数高达了一个恐怖的数字。

     若是国家能第一时间做出应对的方法,或者是疏散密集人群,划出危险区域的话,完全可以避免至少六成已上的伤亡。

     而现在,方永被抓过来的目的,就是要被强行指定为凶手,用来平息这件鬼域事件。

     换句话说,他就是维护社会稳定的牺牲者。

     听上去似乎有些伟大,可是方永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被强行指罪,成为牺牲者。

     再说了,他的牺牲毫无意义,因为存在的厉鬼还是会存在,该死的人还是会死,不会因为他的牺牲就停止。

     即便是被点破,李爱国也绝对不会承认这是上面的意思。

     他依然气势汹汹,用各种审问犯人的手段,言语上逼迫着方永认罪,承认这一切是自己做的。

     以他多年来的经验,诱导一位没有成熟的高中生认罪这并不困难。

     然而方永明白这点之后却安静的坐在凳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额头上的一只鬼眼不安分的转动了起来。

     鬼眼的力量立刻使用了出来。

     “滋滋~!”

     房间内的灯光闪烁了几下,似乎变的比之前昏暗了不少。

     整个局里瞬间就一股阴冷笼罩,仿佛空气都凝重了许多。

     可是这一切的变化谁都没有察觉到,只有方永才能感觉到这种变化。

     “更改现实浪费的力量太大了,与其如此倒不如改变自身。”方永想了一下,当即微微闭起了眼睛,很快一个漆黑的人影在他背后忽的出现。

     这个漆黑的人影出现之后便立刻拔腿往外跑去。

     李爱国当即一惊,大声道:“不好,嫌疑犯逃跑了。”

     说完立刻就追了出去,一点也没有怀疑,为什么嫌疑犯会挣脱手铐,为什么会撞开锁死的大门.......这些很不和常理的地方明明摆在眼前,却没有一个人发现,监控室那边都认为是方永逃跑,发出了警报,很快,整个局里就被警报声给覆盖了。

     当即,武警和刑警都追着那道黑影远去。

     至于询问室内的方永却像是被遗忘了一样,安全当他不存在。

     方永缓缓的站了起来,手中的手铐咔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脆弱的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轻而易举的就被扯开了。

     他看了看面前桌子上的一张张照片,额头上的鬼眼微微一动,最后停留在了王平的照片上。

     王平已经死在了鬼域之中,而已经死去的人却是最好的替死鬼。

     随着厉鬼的力量出现,那在局里逃窜的黑色影子忽的变成了王平的样子。

     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方永却感觉到了额头上鬼眼传来一阵阵撕裂的疼痛,仿佛正在吞噬他的血肉,有种要再次复苏的意思。

     “使用鬼眼的力量太过频繁了,厉鬼开始在吞噬我了。”

     他咬了咬牙,急忙将桌子上证物袋内的瓶子拿了出来,将里面还残留的一点僵尸血滴到了额头上的鬼眼上。

     僵尸血一进入鬼眼,鬼眼的躁动立刻就平息了下来,再次恢复了正常。

     顿时,他微微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