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特别的“节目”
    再一次踏进校场,许多的少年少女已经在校场中的空地上打拳了。东方林看着打拳的同窗们,觉得他们都没自己打得好,非是他自我感觉良好,而是他有父亲的单独指导,又见识了牛魔炼皮拳,眼界自然是不一样了。东方林已经比平常早起了许多,可没想到校场居然这么多人,其实也并非东方林来得迟了,事实上距辰时足有一刻还多,而是所有人都知道武道的重要,尤其是贫苦家庭更是拿演武堂的修行当作了唯一的出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然得更加的努力。往大了说,陈国占据了大陆最富庶的地域,必然会引起群狼环伺,所以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是尚武的。没有人闲聊,没有人偷懒,东方林也加入到了打拳的队伍当中。

     果然,辰时一到,霍元甲又准时来到了校场:“集合!”一声令下,少年们立马便行动起来,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整整齐齐地站在了霍元甲的面前,和昨日懒洋洋的找位子的样子完全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嗯,不错,这才有点演武堂学员的样子,不过你们今天依然要跑校场,不是惩罚,而是从今天开始每一天辰时课堂的第一件事便是跑校场,明白了吗?”霍元甲说道。

     “明白了”,所有少年异口同声地回答。

     “在开跑之前,东方林,出列”,出乎意料的霍元甲点到了东方林的名字。东方林不敢怠慢,立马出列站在了队伍面前。“和他们说说为什么你昨天能跑第一?”霍元甲问出了大部分少年想问的问题。

     大家都盯着东方林,等着他的回答。

     东方林看了看东方白,杨方杨园,又看了看莫强莫伟,最后把视线停留在了莫忆婷身上道:“主要是我一开始跑得慢,可以适当的保存体力.......”

     刚说上一句霍元甲便打断了他“不需要说为什么,直白一点。”

     “是,教头,就是,匀速、少说话、呼吸均匀、摆臂适中。”东方林换了个简单的说法说道。

     “说得没错,都听见了吗。”也不等少年们回答,便下令“开跑”。

     少年们鱼跃而去,不过这次却没有人像昨日那般横冲直撞了,都将速度稳定在了自认为合适的节奏里。东方林也没有吊车尾,而是在了大部队的中央。领头的是杨家的杨方,就是酒席上曾和东方林喝酒的那个,性子比较好强,而他的哥哥杨园则紧随其后。至于莫忆婷则在东方林的后面和一群女孩子一起跑着。

     凌乱的脚步声,加上慢慢粗重的鼻息,少年们都在努力地坚持着,奔跑着。没有人注意到教头霍元甲却是已经离开了,向着另外一个校场走去,那是大一个年级的校场,和东方林他们的校场如出一辙。看得出来这里的少年比之新来的学员都更加的高大,已经几近成人。而他们有的在自顾自地打着拳,看他们的莽牛拳,都已经登堂入室,不似东方林他们这些初学者;有的在一拳一脚地击打着木人,木人转动着,上面的木臂甩过来又被一拳打回去、击打不停,木人便转个不停;更有甚者在左侧那一片木桩上彼此过招,灵活地旋转,跳跃。

     霍元甲没有多看那些学员,走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瘦瘦的抽着烟袋的中年人面前:“何教头,借你的学员一用。”中年人似乎不爱说话,对着霍元甲点了点头。霍元甲对着校场喊了一声“集合!”学员们飞快地向着校场边缘奔来,几个呼吸间就队列整齐,站在队伍最前端的少年更是向着霍元甲打招呼:“霍教头好。”霍元甲点点头又咧着嘴面向了队伍:“今天的新生欢迎节目,有没有人愿意去啊。”顿时本是安安静静的队伍就像滚油锅里泼上了冷水,一下子就炸开了“必须去啊”;“终于轮到我们了,嘿嘿”;“我可是等这一天好久了”;“保证让教头满意,哈哈”。除了少数几个女生,都积极响应。这时瘦瘦的中年人起身走到了队伍面前,“注意分寸!”仅仅说了这么一句,霎时间,嘈杂的声音尽去,继而便是鸦雀无声。“我会看着他们的”霍元甲应道,中年人又转身到校场边上抽烟袋去了。

     霍元甲带着老学员来到了新学员的校场,这么多人的到来引起了奔跑的少年们的注意。东方林自然也注意到了,他还看见了他的堂兄东方武也立在人群里,正朝着他微笑,可他却觉得堂兄挺正派的一个人今天却笑的有点猥琐,他打了一个寒颤,收回目光继续专心跑起来。有少年已经快脱力了,可看着校场旁那些青春靓丽的学姐们在加油打气“加油啊,学弟们,跑完了我们一起表演节目呢。”便有一股力气生出来“怎么也不能在这么多学姐面前丢人”......

     今天第一个跑完的却不是东方林了,也不是好强的杨方,甚至不是三大家族的人,而是一个贫民的孩子,高高瘦瘦的身材让人想不到他耐力会这么好。这个少年似乎叫做明玄,东方林默默地记住了他,当然不是因为嫉妒,即使不是第一他也是最先到达的几个人之一,而且他自衬有着更加高深的牛魔炼皮拳,很快便会超过这个少年,他就是觉得这个少年有些不凡而已。

     慢走了一会,东方林来到东方武面前:“堂兄,你们过来做什么呀?”

     “和你们一起表演新生欢迎节目啊”。东方武满脸的笑意。东方林问他是什么新生欢迎节目,他却不肯说了。

     跑完了的学员大都去到了相熟的学姐学长面前,校场又变得热闹了起来。待到几个吊车尾的贫民也气喘嘘嘘地跑完了之后,坐在校场边休息的霍元甲起身来到了校场中央,没有叫集合,少年们却还是围拢了过来。霍元甲讲道“今天,我先暂时不急着教你们拳法,炼皮的最好方式其实是打击,没有千锤打哪来百炼钢,所以我专门请了你们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们来殴打.......”似乎感觉到用词不对霍元甲顿了一下继续道“来指导,对,一对一地指导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去选择指导你们的学长站在一起。”听到霍元甲的停顿,又想起昨晚父亲神秘的微笑,再联想到堂兄方才猥琐的笑容以及闪烁的言辞。东方林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和堂兄站在一起。又是一阵窸窣之后,几乎所有的少年都找到了指导的学长。霍元甲才又开口道:“好了,各自找空旷地方开始吧”。于是学员们有纷纷和学长们一起散了开来。

     东方武领着东方林也向校场的左侧走去,东方林问东方武:“堂兄,这就是教头说的节目啊,也没什么特别的嘛”,“嘿嘿,会很特别的”东方武朝着东方林嘿嘿一笑,东方林更加觉得堂兄笑的有点邪邪的,紧接着东方武找到一处空旷的位置,挨着校场边上的木桩,说出了一句东方林意料之外的话:“就这吧,来,用你这两天学的拳法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