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也许是青涩的开始
    午休,大害和二害又开始了脱毛大计,在余泽成的一声声浪叫中,传来了一个不平凡的女声,教室里面最安静的一位,基本不与亲近,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张紫婷。

     现在的张紫婷,好像没有人能够记起她长什么样,只知道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不善与人交际的她是学校里面一些下三流学生最喜欢的欺负对象。

     “我艹,你动她干嘛,你是不是肉痒,找抽呢!”牧凡康看到教室里面一个男生用口香糖粘在张紫婷的头发上,推了一下肇事者叫骂道。

     牧凡康知道,张紫婷的父母常年在外务工,从小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因为如此,所以性格比较孤僻,不喜欢与人接触。也许是同病相怜,所以牧凡康对张紫婷格外的照顾,经常带零食给她,在她受人欺负的时候为她出头。

     余泽成跟余蔺平停止了嬉闹,走了过来。那男生原本想跟牧凡康打一架,见这边人多就软了,只能放下狠话:“放学!有种学校后边见!”说完转身赶紧离开。

     “口香糖粘上头发,扯不下来的,我帮你把这里的头发先剪了,我认识一个理发师,剪女孩子的头发最好看了,放学我带你去修修就好。你们谁有剪刀?给我?”牧凡康说道

     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张紫婷的脸庞,没有人看清她现在的表情。其实接下来下午的课张紫婷都是心不在焉。她的思绪都放在了牧凡康的身上。谢谢你这么保护我,谢谢你给我的零食,谢谢你的安慰,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该怎么跟你说出口,只能在心里面跟你说了。

     “上来,我带你剪头发去!”牧凡康牵着自行车说道。张紫婷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跟在身后。

     刚出校门口,十几个人就堵了上来,果然是“人渣分离机!”别的事情不行,码人打架最在行了。余蔺平跳下车子:“你先带她去理发吧,我来解决这些事,等会网吧见!”说完又冲着一个像大哥的人喊道:“让他们走,你跟我来。”

     “哥,你看看这头发,要怎么修才好看,你给个建议吧!”

     理发师一边用梳子梳着张紫婷的头发,一边说道:“你小子,尽干些缺德事,头发你捣的鬼吧,好好的头发你剪成这样!不过小姑娘,你很长时间没有去修头发了吧,我看你脸型小小的,剪短一些会更好看,你看叔给你剪短些好吗?”

     张紫婷又只是点了点头,要不是看她上课的时候回答过问题,牧凡康真以为是个哑巴。

     “别,什么叔啊,她是我同学!跟我一样称呼就可以了吧!”牧凡康貌似想起了伯父叫他的礼仪问题,跟理发师较起了真。

     “一边凉快去,整天没个正经,就知道瞎弄,你们家的人都是一身正气,不知道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这么邪性!”理发师开始剪头发了。

     “谢谢”到了张紫婷家楼下,她说道。

     牧凡康仔细的看着,这貌似是第一次,单独的,跟她说话,看着张紫婷,咦,怎么跟昨晚上梦见的人身影有些重合了,不过,身材貌似没有那么的火爆......在想什么呢,牧凡康打断了自己的思绪。装出一副酷酷的表情:“不用,你自行车在学校,明早上7点半,这里等。”然后就骑着车子走了。去网吧会合另外的饶黄二害。

     “没事吧刚才?”牧凡康问道。“去他姥姥的,是我哥那帮子人,没事,我还好好训了那小子一顿呢,保证他以后乖乖做人。哈哈哈!快来,我开房间,大战300回合!”

     “我艹,爆头!”“干你姥姥的,看你不死!”“艹,又被阴了!”“赶紧的,赶紧的,中路!”“快上,他没血了!”

     网吧的时光,在一片叫骂声中度过了。

     “听说,今天你把人家小姑娘的头发给剪了,不错哟,知道泡妞啦,要不要我给你支两招......”伯父的话还没说完,“不是我剪的,我......!”牧凡康刚要狡辩又想起了,就是他自己剪的,没说完就停止说下去了。“还说不是,没法狡辩了吧,我告诉你,泡妞可不是这样泡法的,想引起人家注意可以,但是......”伯父的话还没有说完,牧凡康立马叫道:“我饿了,赶紧吃饭。”

     万丈红尘一杯酒,不想我跟你妈说你剪女孩子头发你就把这杯酒给我喝了!

     妈的,自己喜欢喝酒,就自己喝,为什么要勉强我喝!干!这酒真辣,真不知道这酒有什么好喝的,这老头天天喝天天喝,一到晚上就醉醺醺的!

     “洗碗,洗碗之后摆象棋,跟我博两局再说,喂喂喂,花生米别收,收了怎么喝酒?酒和花生米是绝配,懂不懂,懂不懂!”伯父边说,还边拍打着牧凡康的手。

     马行日,象行田,隔山发炮,横冲直撞就是车,兵者,无回头路。这是伯父教的象棋。

     “小子,你还嫩,想给我下个暗棋来坑我,还早呢!多学两年吧!滚蛋,写你的作业去,别打扰我喝酒。”说着,伯父却拿着他的酒还有他绝配的花生米走了出去。

     奇怪,今晚上怎么没有猫叫了,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难道那只死公猫找到母猫去?算了,不想了,睡觉,不知道老头明天又要怎么折腾了!

     安静的夜晚,牧凡康躺在床上回忆着下午张紫婷今天下午剪完头发样子,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她,小小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尖尖的鼻子,樱红的嘴唇。张紫婷原来这么漂亮。

     “老头,你说学这个有个鸟用啊,等你打完这套拳,人家都可以砍你好几十刀了,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啊,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啊!”牧凡康总是有自己的一套理由去抵触伯父教给他的东西。

     “叫你干嘛就干嘛!别问那么多,小心喵喵喵~~~”这老头,平‘’常比正常人还正常人,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像个老流氓!“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的惩罚我!牧凡康在心里呐喊着。

     “哎呦喂,这么一大早的,两个人一辆车来学校的啊,我还不想当叔叔咧。”又是余蔺平这小子,损嘴一张,其他一无是处!看来得约上余泽成,继续唱国歌大计了。牧凡康正想着怎么教训余蔺平呢,张紫婷已经红着脸走开了。

     “无聊无聊,无聊死了”一天的时光,又在牧凡康这一声叹息之中过去了。躺在操场上晒着太阳,心里计算着今晚上吃什么,等会还要去菜市场买菜,终于轮到我买菜了,不用被老头苦了,一定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可是,一大男人,为什么要买菜做饭?我可还是学生耶!牧凡康心里面想着,越想越气愤,决定等会见到伯父肯定要好好问问他!

     “张紫婷,你怎么在买菜?买了什么,我看看呗。”牧凡康在菜市场撞见了张紫婷,立刻就纠缠了上去。

     真是一个贤惠的女孩,还会买菜,应该也会做饭吧?貌似剪了短发真的挺好看的。大大的眼睛,瓜子脸,柳叶一般的眉毛,小小的嘴巴,正意淫得起劲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往牧凡康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小子又在惦记那家小姑娘呢?”伯父突然出现在其身后。“哇靠,这老头到底时干嘛的啊,这样到能陪他猜到,看来我......”牧凡康还没想完呢,又听到伯父说:“嘴角带笑,两眼微咪,典型的思春像,后来又眉头紧皱,表情严肃,肯定在想什么歪主意了!”

     牧凡康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老头,你到底是干嘛的,不会是间谍吧!”说完故意往后退了一步,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晚饭过后,牧凡康不经意的问了伯父一句:“我为什么要学买菜做饭啊?这些应该是女孩干的活才是啊!”

     “活,并没有规定是谁干的,但是得有人干,把干活,当成一种生活的情趣,你就会轻松得多。你可以不干,但是不可以不会干,玩蛋去吧。滚!”好像是这个理,活,可以不干,但是不可以不会干。嗯,这个老头说的话好想都有一些歪理。牧凡康心想着,躺到了床上发呆了